葉謝鄧律師行 | 刑事辯護、求情、保釋

葉謝鄧律師行從事刑事辯護超過24年,有豐富刑事訴訟經驗,包括刑事案件審訊和上訴減刑,日夜警署探訪提供法律意見,法庭申請保釋,聘用專門從事刑事案大律師求情減刑。

  • 裁判署刑事案求情(一堂過),警署擔保和審訊收費亦平。
  • 查詢及案情諮詢:tel/WhatsApp 62488888 鄧達明律師
  • 鄧達明律師在刑事案上,是出色律師,曾多次接受報章和電視訪問。

刑事案底揹足一世、坐監抱憾終生:

觸犯刑事罪行後果嚴重,輕微罪行即使是以「守行為」或「罰款」了結,但卻留下畢生不能磨滅的刑事案底,一生不能獲發「良民証」。

很多人誤以為輕微罪可以在三年後「洗底」,看法錯誤。因此,如果沒有犯罪,切勿隨便認罪,以免後悔莫及。

固然,若有行差踏錯,亦應勇於承擔,希望得到法官體諒同情,判予輕刑。

資深大狀清洪:

資深大狀清洪是香港數一數二的出色刑事大狀,權貴富豪惹上官非,除了要找高人指點迷津外,還爭相聘請他辯護,不認罪則望求「打甩」,認罪則希望無須坐監,一宗案件,可以過百萬花費。名藝人謝霆鋒是最佳例子,娛樂圈的陳小寶亦因清洪技倆而脫罪,技驚全港。

我們的律師刑事辯護經驗不能與清洪相比,但你若有錢,我們可以代你聘用。固然,殺鷄焉用牛刀,垃圾虫的罪行豈會找清洪代辯!更何況,犯事者傾家蕩產也未必夠錢請得起清洪。

你若有疑難,怎麼辦?

若有疑難,請致電鄧達明律師(電話/WhatsApp:62488888),與他傾談你被控的困擾,尋找最佳的處理辦法,諮詢不收費用:

‧認罪還是不認罪好?
‧聘請那一位大狀?
‧與警方談判「簽保守行為」的成功率。

我們曾經辯護過的刑事罪,數量和種類繁多,經驗包括代表客戶上訴直達終審庭。本行尤特別擅長於辯護電腦罪行、偷竊、非禮、侵犯版權和毆打一類的案件。是法援署名冊上的律師,可接辦法援委託的各級案件,包括終審庭。


受害人可藉閉路電視或在屏障後出庭作證

涉及嚴重性侵犯受害人的案件,向來是敏感的範疇,案件類別例如是強姦、非禮,受害人往往是案中的主要證人,甚至是唯一證人,其他的證人,例如是醫學證人,只是旁證,只有受案人是關鍵證人,被告定罪,必須靠受害人的證供。

檢控官的一方,按規舉,必須致力以關懷和尊重的態度對待受害人。除此,法庭更加要照顧受害人在庭上作供的處境,2018 年,《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 79B(4A) 條和經修訂的實務指示開始實施,賦予法院酌情權,准許某些性罪行的受害人藉閉路電視聯繫方式或在屏障後作證,以及使用特別通道出庭,讓他們可以在沒有威嚇的環境下作供,並保護他們免於面對可能出現的難堪情況。


刑事案求情,不可不知的事實(二)

#求情之二 那麽,甚麽是求情減刑的好理由呢?其實很少,基本上只有三個:

其一是第一時間認罪,即是在首次被法官問「你是否認罪」時,回答認罪,並同意足以定罪的案中事實。這也是最大的減因根據,連嚴重的販毒案或嚴重性侵案,也會因此獲得減刑1/3之多,這是法律賦予的。

其次是所謂「白手」,即被告首次犯罪,從未有過案底,嚴格而言,是因為被告或多因為一時學壞,犯法或有一時衝動,或被人「群壞」的成份,而法庭為此表現出「俾次機會,以後唔好再犯」。

最後是案件情節,同一個罪名,情節會有輕重,如果律師在庭上求情時,分析到事件的非嚴重處,找到事實作根據支持自己的説法,法官同意犯罪性質較輕,自然得到較輕的判罰。

刑事罪行後果可以好大,切勿隨便找一些沒有律師資格的公司來查詢,這些公司沒有經營律師行的資格,身分穩蔽,犯錯無從追究,不是專業,自然不可能承擔專業責任,找這些人的人因此往往後悔莫及。


刑事案求情,不可不知的事實(一)

近日,有警員被控藏毒罪(價值660元俗稱 K仔的氯氨酮)罪名成立,結果被判入戒毒所接受戒毒。警員事後向法庭求情說自己27年來為社會服務,亦多次拘捕毒販,為法庭在案件中作供,希望因此得到法庭輕判。
 
這番求情說話惹來裁判官的反駁和批評,法官指出,不能接受被告可以因為在法庭為多批毒品案作供而得到減刑,強調作供「係佢責任所在」,已前也有警察犯法定罪,而以「警察的工作」作求情理由,已經獲升任區院法官的沈智慧,也曾經在一完警員瀆職案中説過︰「警察唔係免費服務社會㗎!They are well paid for it!」至今已成網民的金句。
 
很多人誤以為,向法庭求情,便是把被告人的「辛酸痛苦」和「貢獻成就」一一道出,便是求情。現實上,法庭內聽到的求情説話,大多數都是廢話,長篇大論,對判刑沒有影響,很多時候,是被告人心裡惶恐,希望可以「噏得就噏搏同情」,代表律師就只好照辦。
 
那麽,甚麽是求情減刑的好理由呢?其實很少,基本上,直接而又重大的理由,只有三個,是那三個呢?留意下回分解。

電話騙案趨勢常見的手法

  • 騙徒假冒速遞公司職員打電話給受害人,説包裹內發現違法物品,以此為由訛稱受害人已犯了內地法律,之後把電話駁給訛稱為內地執法人員的騙徒同黨。為了可信性,騙徒會叫事主登入虛假網站,假冒內地執法機關,事主在網站看到自己的偽造通緝令。

  • 另外有騙子假冒公職人員,偽裝相關公共機構電話熱線號碼,用語音訊息IVR打電話給受害人,然後將電話駁到聲稱為內地執法人員的同黨,訛稱受害人涉嫌洗黑錢或違反內地法律,以騙取金錢。

  • 另外騙徒假冒受害人的親屬、朋友或業務拍檔打電話給受害人,訛稱自己因財政困難、或因欠債遭人禁錮、或因在某地犯法遭到扣查,需要大量現金救急;之後要求將騙款存入指定的銀行戶號、或將現金放置於指定地點、或親身交予有關同黨。


建議

  • 內地執法人員是不會透過電話及網上要求市民交出個人帳戶的網上理財或提款機密碼,或交出款項以證清白,亦不會在網上發布通緝令;
  • 如果掽到有人訛稱執法部門人員或其他機構職員,以不同理由叫市民交出個人資料及金錢,切勿相信;
    切勿將金錢存入陌生人的帳戶或放在公眾地方;
  • 切勿交出銀行帳戶號碼和網上理財密碼;
  • 若來電者稱已脅持子女、親戚或朋友,請即報警
  • 切勿輕信騙徒的說話,有需要時致電子女、親戚或朋友求證;
  • 切勿向來電者透露子女、親戚或朋友的名字;
  • 提醒家人上述防騙信息,特別是老人家。

無刑事案底的簽保守行為

在刑事案件的判罰當中,俗語所稱的簽保守行為可分為兩類:

1. 有條件的釋放(Conditional Discharge):

法庭會要求當事人在一段時間內,通常是一年至年半的時間,不再犯事,如果犯事的話,便要向法庭繳罰款項,由500元至2000元不等。

有條件釋放的執行方式:當事人承認控罪,或在法庭被判有罪之後,由法庭宣判的刑罰。判罰雖然輕微,當事人也是有刑事案底,申請不到《無犯罪紀錄証明書》(俗稱良民証)。因為這類判罰輕微,當事人可以得到《罪犯自新條例》的優惠,如果在定罪的三年內不再犯事,他便可以在很多情況下,說自己沒有刑事案底。

2. 沒有刑事案底的簽保守行為:

裁判司是因《太平紳士條例》所給予的權力,可在當事人不獲定罪的情況下,要求當事人簽保守行為。由於當事人並沒有承認控罪,是無刑事案底的,可以得到良民証。但紀錄會存在警方的檔案中,假如在簽保期間再次犯事,便會被罰,但仍舊會被視為首次被定罪。

無案底的簽保,只會限於一些輕微的控罪並環境特殊的因素,例如是當事人年少,只得十五歲左右,加上是沒有犯過事,甚至是精神上有問題的緣故。


刑事辯護原則、當事人基本權利

刑事案中當事人享有頗多基本權利,我們對此深具掌握。

多項符合《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該公約已透過《香港人權法案條例》(第383章)適用於香港)第14條的辯護原則,已納入以下內或被普通法所吸納:

1、《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221章)及
2、《刑事案件法律援助規則》(第221章附屬法例D)。

《基本法》保證這些權利

《基本法》保證這些權利予以保留,它們是:

  • 法庭上人人平等
  • 受獨立無私依法建立具管轄權的審裁機關公平公開審訊的權利
  • 極嚴重案件須由陪審團審訊的權利
  • 假定無罪
  • 舉證責任在控方
  • 以無合理疑點作為舉證的準則
  • 獲迅即詳細告知控罪的性質及因由的權利
  • 獲給予充分時間準備辯方的案
  • 可由律師代表的權利
  • 不得無故推延受審的權利
  • 獲得法律協助的權利
  • 到庭受審的權利
  • 傳召證人並確使證人出庭的權利
  • 盤問控方證人的權利
  • 免費獲得傳譯服務的權利
  • 法庭上保持緘默的權利
  • 針對定罪及/或刑罰提出上訴的權利
  • 不可因之前被判有罪或無罪的同一罪行再次受審或判罰的權利;以及
  • 在候審或上訴期間獲得保釋的權利(批准與否,須視乎被控罪行的嚴重程度和各有關情況而定)。

刑事罪案陪審團(jury)制度

原訟法庭嚴重的刑事罪案

《基本法》明文規定陪審制度的原則予以保留。

極嚴重的刑事罪案,如謀殺、誤殺、強姦、持械行劫和某些毒品罪行,均由原訟法庭法官會同陪審團進行審訊。下級法庭,如裁判法院、區域法院,審訊不設陪審團。

陪審團通常由7人組成,但也可經法官下令由9人組成。被告是否有罪,由陪審團決定。法官會籲請陪審團在作出裁決時力求意見一致,然而,陪審團可按5對2或7對2的大多數票作出裁決。

死因研訊

死因研訊不是刑事案件,研訊的目的是要確定死者的身分、死因和與死亡相關的情況。某些案件必須由死因裁判官會同陪審團進行研訊。至於其他案件,死因裁判官也可決定是否有需要與陪審團一起進行研訊。死因研訊的陪審團由3人組成,與刑事案一樣設有陪審團。


律政司司長負責刑事檢控

香港的刑事檢控工作,是由律政司司長(Secretary for Justice) 全權負責。應否對某宗刑事案件或某類案件提出檢控,是由律政司司長及代其提出檢控者決定。

律政司司長在決定是否提出檢控的考慮

就刑事案件言,在檢控案情嚴重或複雜的案件或涉及艱深的刑事法律論點的案件時,警務人員及其他執法人員可向律政司司長或律政司刑事檢控科的政府律師徵詢意見。律政司司長在決定是否提出檢控時,會考慮兩點:

  • 第一,是否有充分證據支持提起刑事法律程序?
  • 第二,如果是有的話,提出檢控是否符合公眾利益?在作出決定時,律政司司長無須受制於行政部門的任何指示或指令。

簡單的刑事案件由警方或其他調查機關處理

實際上,簡易層次的刑事檢控工作大多涉及簡單的案件,可由警方或其他調查機關處理(廉政公署、海關),無須律政司司長特別介入,而且所有案件均在裁判法院經由高級法庭主任代律政司司長審閱,裁判法院是香港最低級的刑事法庭。


我們就刑事案的專業收費

  • 裁判署刑事案求情.警署擔保和審訊收費.平。
  • 查詢及案情諮詢:62488888 鄧達明律師 (Raymond Tang)

刑事案律師收費:

  • 視乎案件刑事成份嚴重性、證據複雜性和審訊長短
  • 由1500元至數10萬元不等

刑事案雜費(或代支):

  • 代聘大狀的「實報實銷」開支
  • 視乎刑事案大狀的資歷、名氣和擅長
  • 由2000元至過百萬不等

刑事辯護技巧

handcuff

  • 盤問証人
  • 結案陳詞
  • 案例考究‧打甩控罪
  • 獲得輕判
  • 決定被告應否在庭作証
  • 打擔保(差館或法庭)
  • 打甩口供紙

我們對上述辯護技巧具備深入掌握,亦會替當事人密識合適大狀出庭代辯,務求達到最佳效果。

若有疑難,請致電我們的律師,與他傾談你被控的困擾,尋找最佳的處理辦法,諮詢不收費用:

鄧達明律師 (Raymond Tang) 電話/WhatsApp:62488888


刑事律師推薦 - 鄧達明律師 (Raymond Tang)

WhatsApp查詢

電話/WhatsApp: 624 88888  (假日照常)

  • 葉謝鄧律師行合夥人
  • 刑事案高級律師,經常獲得客戶推薦的刑事律師
  • 《皇庭壹號》:生活必備法律書律師顧問
  • 香港執業律師
  • 婚姻監禮人(Civil Celebrant of Marriages)
  • 香港城市大學榮譽電腦工程學士
  • 香港城市大學專業會計深造文憑
  • 英國曼徹斯特城市大學法律深造文憑
  • 香港大學法律專業進修文憑
  • 香港電腦學會會員(MHKCS)
  • 認可資訊科技審計人員(CISA)
  • 香港IT話咁易技術顧問團成員
  • 多次接受電台訪問:無線翠翡台、亞視、商台
  • 報章多次訪問:東方、蘋果、壹周刊
  • 荃灣南豐中心23樓:星期日辦公

警署「羈留人士」的權利

「羈留人士」享有頗多基本權利,我們對此深具掌握。

被捕被帶到警署:

既然已是被捕人,若警員有合理理由相信被捕人有暴力傾向或逃脫的可能,該名警員有權替被捕人鎖上手銬。被捕人然後將被警方帶到警署作出進一步的調查。

警署之內:被警方扣查:

到達警署後,負責作出拘捕的警員將首先向在警署的值日警員作出報告,值日警員亦需要將被捕人的資料及拘捕原因作出記錄。於向值日警員作出報告後,負責拘捕的警員將帶領被捕人到警署內會見室作進一步調查。

在這個階段,被捕人屬於被警方扣查的人士,亦稱「羈留人士」。在警方作出進一步的調查前,警方需要向被捕人陳述羈留人士的權利。

「羈留人士的通告」:

警方慣常的做法是給予被捕人一份通知書,讓羈留人士明白他們的權利。

該份「羈留人士的通告」內容大致包括羈留人士有權:

  1. 打電話給朋友或親
  2. 打私人電話,或用書面或見面方式,與律師或大律師接觸
  3. 要求取閱一份律師名單
  4. 在律師或大律師陪同下,接受警察問話
  5. 與一位自稱有第三者代理聘請的律師或大律師私人接觸
  6. 拒絕與一位不是被要求會見的律師或大律師接觸
  7. 要求盡可能不耽誤寄出或遞送信件
  8. 在被警察問話後,盡快獲得一份在警誡後所作的口供或談話對答的副本
  9. 在未得到上述副本前,拒絕回答其他問題
  10. 要求給予書寫文具。

注意:

但是,若警方認為羈留人士選擇行使他的權利時會不合理地延誤或妨礙調查過程或司法公正,警方有權拒絕羈留人士上述的要求。


疑犯的緘默權利和警察拘捕權力

警員亦有權向被截停人士作出調查,但根據普通法,疑犯享有保持緘默的權利(right to remain silent),縱使警員有權作出查詢,該名人士亦有權不作出任何回應。若該名警員於截查後有合理理由相信被截查的人士干犯了或將會干犯任何罪行,法例賦予並要求該名警員即時向該名人士作出拘捕的行動。

拘捕的行動包括向該名人士宣告受嫌的罪行,並向該名人士宣讀拘捕警誡。警誡的內容大致是:「依家唔係事必要你講,但無論你講啲乜嘅,我都可能將佢用筆錄底,日後可能作為呈堂証供用。」正如警誡內容所述,被捕人有權不作出任何的回應,因為這是普通法賦予任何被捕人士保持緘默的權利。


警察的調查權力:搜身和盤問

警員於執行其職務時,如有合理理由相信任何人士干犯了或將會干犯任何罪行時,警員是可以截停並向該名人士作出調查。

調查的權力包括搜身和盤問。若警員有合理理由相信於截查現場需要向該名人士作出搜身的行動,警員有權即場要求作出搜身的行動。不過,警員需要向被截查人士指出搜身的原因,如懷疑該名人士身上懷有攻擊性武器等。當然,該名被截查的人士亦有權提出「要求」被警員帶往警署後方才作出搜身的行動。但是,為人身安全或防止受嫌人棄置違法物品等的原因,警員有權拒絕類似要求。

男性警員是不能對被截停的女性人士作出搜身行動。


罪犯自新條例的「洗底」安排

刑事案底實情上是沒有「洗底」的。

「罪犯自新條例」:

自從1986年,政府通過了「罪犯自新條例」(Rehabilitation of Offenders Ordinance),裁判司這種自由決定的權力就給“取消”了。條例的目的,是給罪犯自新機會,根據法例,程度輕微的罪行,經過三年後,就從一個犯人的記錄上“消失”。

申請「良民證」和個人事業前途:

如果申請「良民證」(Certificate of No Criminal Record),他的罪犯記錄仍是會顯示出來的。

要申請移民外國,需出示「良民證」。有犯罪記錄就不一定會給外國領事館拒絕移民申請,這要看犯罪的性質如何,對一個人的移民申請,案底必定帶來不便。

如果申請一些「重要的職位」,例如律師、會計師,申請政府的紀律部隊及較高級的文職職位(舊總薪級表第31點),必須申報從前的案底。這些專業團體或政府機構是否因為曾經有案底,而不接納申請,情況並不一定,但案底必定帶來不便。


社會服務令(Community Service Order)

1987年引進社會服務令:

社會服務令(Community Service Order)於1987年引進香港裁判法院作為裁判官在判刑時另一個選擇,但只限於若干裁判法院。到1992年11月再推廣至所有裁判法院,1998年5月更伸展至區域法院及高等法院。

社會服務令:

凡14歲或以上的人,被裁定犯了可判罰監禁的罪行,法庭可作出命令,規定該人在命令有效期內,按照社會服務令條例的規定進行無薪工作,工作時數在命令中指明,但不超過240小時。

針對罪犯作出的社會服務令可:

‧附加於法庭所判的任何其他刑罰;或
‧代替法庭所判的任何其他刑罰,除非該刑罰是須強制執行的。

作出社會服務令先決條件:

法庭作出社會服務令,須有以下先決條件:

  1. 該罪犯同意該命令的作出
  2. 及法庭:
    ‧在考慮感化主任就該罪犯及其情況所提交的報告後,及在認為有需要時,聆聽感化主任所述後,信納該罪犯是適合根據該命令進行工作的人;及
    ‧信納可作出規定,使罪犯根據該命令進行工作。

社會服務令(community service order)適合於嚴重罪行嗎?

懲罰和令被告改過自新:

社會服務令(community service order)是一種代替監禁的刑罰,既具有懲罰成份,亦有令被告改過自新的功用。

因為要履行社會服務,被告的活動會受到限制,而他的自由時間亦會被剝奪,因此構成懲罰。其次,被告可以藉着服務「獲得培育品德,恢復個人尊嚴和改善社會地位的機會」,並且可以「培養有建設性的興趣,發展有價值的行為模式」,因此社會服務令對被告改過自新能起不少作用。

社會服務令在嚴重罪行適用嗎?

不過,亦有不少法官認為社會服務令對一些嚴重罪行來說,是不足夠的懲罰和過份寬大的,請參考 AG's Reference No.49 of 1996 [1997] 2 Cr App R(S) 144及 AG's Reference No. 44 of 1997 [1998] 2 Cr App R(S) 105。

社會服務令於1987年引進香港裁判法院作為裁判官在判刑時另一個選擇,但只限於若干裁判法院。到1992年11月再推廣至所有裁判法院,1998年5月更伸展至區域法院及高等法院。

很明顯,法例的目的就是要把社會服務令作為區域法院及高等法院法官判刑時的另一個選擇。在區域法院及高等法院所耹訊的案件通常都是牽涉較嚴重的罪行,所以法例之所以把社會服務令這種判刑方法伸展至區域法院或高等法院,就是要在一些嚴重的案件裏,如果遇到特殊情況時,法官亦可以考慮這一個選擇。因此,在律政司司長 訴 李卓明 - [1998] HKCA 62; CAAR000002/1998, 1998年10月15日案中,上訴法庭不排除就算在嚴重的罪行包括賄賂或貪污的案件中,社會服務令也會是在特殊情況下的一個判刑選擇。


被告及早認罪可獲三分一刑罰折扣

根據以往法庭的慣例,如果一名被告及早承認控罪,顯示他有悔意並節省法庭的時間和訴訟費,通常法官會給予三分一折扣。如果因案情而考慮不給予三分一折扣,法官應在判刑時加以說明。

又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 訴 李佛生 - [1998] HKCA 13; CACC000480/1997, 1998年2月26日一案,上訴法庭指出,在性犯罪案件中,如果被告人認罪,所得到的減刑折扣可以比通常的三分一較大,因為除了節省時間和費用外,最重要的是受害人無須出庭作証,再次回憶受害時的痛苦經驗。


協助及教唆他人違反逗留條件被判入獄四個月

根據香港法例,任何人士如僱用不可合法受僱的人,可最高被罰款三十五萬元及監禁三年。任何人士向入境處人員作出虛假申述亦屬違法,違例者會被檢控,一經定罪,最高罰款為港幣十五萬元及入獄十四年,協助及教唆者同罪。此外,違反逗留條件的人士會遭檢控,最高罰款為五萬元及入獄兩年。

案例

一名僱傭公司持牌人因安排外籍家庭傭工在港非法工作,二○○四年一月二十六日(星期一)在九龍城裁判法院被判入獄四個月。

女被告梁詩韻,三十八歲,為一所名為「保庭」僱傭公司的持牌人。她承認三項協助及教唆他人違反逗留條件、兩項協助及教唆他人僱用不可合法受僱的人和一項協助及教唆他人向入境處人員作出虛假申述的控罪。每項控罪各被判入獄兩個月,首五項的刑期同期執行,餘下一項則分期執行,即共判監四個月。

案情透露,一名印尼籍家庭傭工MUDAYATI於二○○二年十二月十八日前申請延期居留,她聲稱剛於同月十日被提前終止合約,由於她涉嫌作出虛假申述,入境處人員於是展開深入調查。

調查顯示MUDAYATI於二○○一年六月來港當家庭傭工。在警誡下,她承認她的合約已於二○○一年八月被提前終止,被告其後安排她在屯門區多個住宅單位做散工。被告在二○○二年三月協助一對夫婦聘請MUDAYATI在該女主人的母親家裏工作。被告把一封載有離職日期為二○○二年十二月十日的離職信給MUDAYATI以協助她申請轉換僱主。

MUDAYATI被控六項違反逗留條件及一項向入境處人員作出虛假申述的控罪,她承認所有控罪。


向法庭具結擔保以了結輕徵犯罪

具結擔保不生事端

裁判官有權採取措施以防止發生破壞治安情形,而且根據證供,可判破壞治安者最高監禁6個月,具結擔保及覓具保人保證不破壞治安或保證行為良好。後者措施稱為"具結擔保不生事端"。

如有相當理由恐防目前成將來會發生爭執事端,具結為一項預防罪案的措施,並非判罪亦不是刑罰。

具結擔保不生事端 程序

程序上,若有人向警方報案,指控涉嫌者觸犯某些輕微罪行,例如"破壞治安罪”,警方可酌情向裁判官申請涉嫌者須具結擔保不生事端,或具結擔保行為良好。

這種申請不算檢控涉嫌者。涉嫌者若向裁判官表示願意具結,裁判官會根據資料要涉嫌者具結以一個數目的款項(由100元至數千元不等,擔保在一段指定時間內,通常是兩年或較短期間以內,不生事端或行為良好。

涉嫌者毋須即時取出擔保款項,只要自簽承諾繳付具結款項。在指定期間內,若涉嫌者再惹上任何事故,法庭會下令涉嫌者繳付擔保款項作為的罰款,另處以新犯罪行應得的懲罰。若涉嫌者在指定期間內沒有再犯事,原本涉嫌事件便無疾而終,而具結擔保的涉嫌者也不會有案底。

警方在接到投訴後,將涉嫌者檢控某些輕微罪行,涉嫌者依一般刑事程序上法庭應訊候審。到審訊之日,若控方接受法庭或辯護律師的建議,將事情以具結擔保方法解決,法庭亦可下令被告涉嫌者具結擔保,作為不繼續控告的條件。

撤銷涉嫌罪項

倘被告亦願意只結擔保,控方會撤回控罪,如前段所述,若具結擔保者在指定期間內不再犯事,原本涉嫌罪項便算已撤銷,也沒有案底"最後一種具結擔保,又稱"有條件釋放"。如果被告人被法庭裁定某些輕微罪行罪名成立,而法庭認為情有可原,可以員結擔保的條件釋放被告。

被告願意具結擔保,須自簽以一筆款項擔保在一段指定(不少於6個月)期間內不再犯事。若期內再犯事,被告須回到法庭接受原犯被定罪罪行的處分,並會再因新犯事項受罰。若期內無再犯事,被告便毋須因原犯被定罪的罪行受罰。


警察套取指模、拍照的權力

警察套取指模、拍照的權力 ,除了供警察存檔之外,還供警察比照刑事記錄查案底,比對罪案現場所得疑犯留下的指模,和供證人辨認。

《警察條例》規定任何警務人員可以依法替根據此條例或其他條例被捕的人及被定罪的人照相、套取指模及量度身高體重。不過,如果法庭上受審後,那人被法庭宣判無罪釋放,而那個人以前未有被定罪.應該毀滅所拍攝的相片(包括底片及沖曬出來的照片)、指模及身高體量記錄、或將之交與那人。

一個依法被捕的人如果拒絕印蓋指模時,警務人員可使用武力,套取指模時可控其阻差辦公。


販毒案中犯人個人或家庭困境不能作為有效求情或減刑理據

在女皇訴洪茂星(譯音)(HCCA476/1989)案中,當時的暫委首席法官康仕爵士說:「在販運毒品的案件中,犯人的個人或家庭的困境,並不能作為有效的求情或減刑理據。」

理由是如果法庭接納此等為輕判或減刑的理據,這種做法便會鼓勵了罪犯在犯罪之前便會積極部處了可能被視作為個人不幸的情況,藉此向原審法庭或在上訴時提出作為求情的理由。

犯人所倚賴的所謂人道理由,在本案不能視作為減刑的理據。


刑事案律師收費:鄧達明律師 (Raymond Tang)

刑事案的專業費用視乎案件嚴重性、複雜性和長短而釐定,由數千元至數十萬元不等。以下收費謹供參巧:

初步法律諮詢

  • 每小時3000元
  • 當你被警方調查或正面對刑事檢控,不知如何是好,這個服務便可以幫到你! 由刑事執業律師鄧達明律師 (Raymond Tang) 親自為你解釋!

警署支緩

出差頭兩小時12000元起,其後每小時5000。

提堂及保釋

每堂15000元起。

刑事求情

  • 裁判法院案件(*):第一堂25000元,其後每堂由8000元至10000元。
  • 如情況合適, 費用包括去信律政署,商討守行為的可能:無刑事案底的簽保守行為
  • 區域法院案件(*):第一堂由35000元起。
  • 高等法院原訟庭案件(*):第一堂由55000元起

刑事審訊

  • 裁判法院案件:第一堂由35000元起,其後每堂由25000元起。
  • 區域法院案件(*):第一堂由35000元起,其後每堂由28000元起。
  • 高等法院原訟庭案件(*):視乎案件嚴重性、複雜性和長短而釐定。
  • (*) 不包括大律師費用

刑事上訴

視乎案件嚴重性、複雜性和長短而釐定

進一步查詢,可直接聯絡鄧達明律師預約

62488888


葉謝鄧律師行地址:方便‧快捷、服務蓋全港

辦公時間

星期一至五 10AM - 6PM
星期六 10AM - 1PM

香港區

中環永安集團大廈地址
香港中環德輔道中71號永安集團大廈18樓1801室
(近中環港鐵站C出口) 

金鐘力寶中心地址
香港金鐘道89號
力寶中心1座1202室
(近金鐘港鐵站B出口)

灣仔宜興大廈地址
香港灣仔莊士敦道120號
宜興大廈2樓
(近灣仔港鐵站A3出口)

銅鑼灣廣場地址
香港銅鑼灣軒尼詩道489號
銅鑼灣廣場一期25樓2503室
(近銅鑼灣港鐵站B出口)

北角恒生大廈地址
香港北角英皇道339號恒生北角大廈17樓1701室
(北角港鐵站步行5分鐘)

九龍區

旺角雅蘭中心地址
九龍旺角彌敦道639號雅蘭中心1期21樓2118室
(近旺角港鐵站E1出口)
    
旺角中僑商業大廈地址
九龍旺角山東街47-51號
中僑商業大廈
(近旺角港鐵站E2出口)
18樓5室:一般法律事務
  
長沙灣廣場地址
九龍荔枝角長沙灣道833號長沙灣廣場第1期8樓813-4室
(近荔枝角港鐵站A出口)

觀塘寧晉中心地址
九龍觀塘成業街7號寧晉中心21樓F室
(港鐵觀塘站附近)

新蒲崗大有街地址
九龍新蒲崗大有街3號
萬廸廣場12樓H室
(近鑽石山港鐵站A2出口)

新界區

沙田新城市中央廣場地址
新界沙田鄉事會路138號新城市中央廣場二座21樓2109室
(宜家傢俬樓上, 沙田港鐵站步行3分鐘)

荃灣南豐中心地址
新界荃灣青山公路264-298號南豐中心23樓2301A3室
(近荃灣港鐵站A2出口)
    
大埔昌運中心地址
新界大埔安慈路4號昌運中心商場一樓74舖

上水廣場地址
新界上水龍琛路39號上水廣場11樓1116-7室
(近上水港鐵站D出口)

元朗匯豐大廈地址
新界元朗青山道150-160號匯豐大廈7樓701室
(大馬路匯豐銀行樓上)

屯門柏麗廣場地址
新界屯門屯喜路2號柏麗廣場23樓1室
(屯門大會堂側)